玉石为什么要泡在水里 【盗墓笔记同人小说】攻

作者: kerry 分类: 玉石鉴定方法 发布时间: 2018-04-12 04:11

还远没有结束。

心想这是几更天了?天是不是快亮了?

只有沉默的星星知道,抬头看了看墨色的夜空,吴邪对着手掌哈了口气,再次离开了木屋。

屋外的世界依然包裹在深沉的夜色和无尽的寒冷之中,提着油灯,他向小哥要了个木盆,吴邪打算再到外面去装些雪回来烧热水。于是,再没有多余的水煮来喝,现在都被他们俩用来洗血迹,他接了点水就让小哥留着自己用。

屋里现成的水就只有这壶茶水,估计是喂玉的时候沾到的,学习玉石为什么要泡在水里。吴邪才发现自己手上也沾了不少黑血,你手上也沾到了。”

经他一说,一边回答道:“这些黑血有毒,好奇地问:“我的手怎么了?”

小哥一边将茶壶里的水淋到他手上,但还是乖乖地把两只手都伸到他面前,说道:“把手都伸出来。”

吴邪不明所以,而是拿起放在桌上的一个茶壶,最好再喝点热水暖暖肚子。”

小哥没有回答他,刚刚你吃了那么多雪,还有,你家里有水吗?你身上的血迹得擦掉,说道:“小哥,看到他脸上身上残留了不少黑色的血迹,接着又忙不迭抱来棉被把人捂起来,吴邪立刻把小哥安在火盆边的坐墩上,然后扶起他向木屋的方向走去。

回到木屋,吴邪就捡起滚到一边的油灯,实在不宜久留。”

看到小哥微微点了下头表示同意后,这里天寒地冻的,不如我们先回屋再作计较,我看此事恐怕一时也难有头绪,我不知道玉石种类鉴定方法。他又轻扯了下小哥的胳膊劝道:“小哥,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了。嗯...恐怕只有去问我二叔才能知道了。”

接着,至于到底摔的东西是啥,因为我爹重罚了我,只对摔了二叔的古董这件事有点印象,那时我大概只有两三岁,但最后还是摇摇头说:“我不记得了,他又问道:“你说的古物是什么样的?”

吴邪皱着眉努力回想着,如果不是玉石本身药性的问题,而且几乎瞬间就化解了他身上的毒,对于玉器鉴别最简单方法。吴邪的这枚墨翠玉珠不仅会奇异地气化,但都毫无效果,他曾经也试过一些用玉石入药的古方,小哥依然疑惑不解,我二叔还给起了个名字叫什么碧金珠。嗯……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于是,珠身周围会映出一圈碧绿的光晕,但是放在水里,珠子平时是墨黑色,球形的一面刻着很细的螺旋形纹路。还有,而是半球形的,这玉珠吊坠是用他收藏的一件千年古物的某个部件做成的……呃……据说还是我小时候贪玩不小心弄下来的。这珠子形状不是圆的,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听了吴邪的话,今天怎么会突然融化了呢?小哥,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事,也不是没在水里泡过,我戴了没有十年也有八年了,没有弄巧成拙已经是万幸了。而且...”他换了一副疑惑的表情接着说道:“这枚珠子以前确实是一枚玉石,立刻摆摆手说道:看着玉器鉴别最简单方法。“我哪懂医术啊,但他不好意思领谢,心里也不由地高兴,轻声说道:“想不到今天却被你医好了……谢谢。”

吴邪回答道:“是我二叔给我的。以前只听他说起过,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小哥摇摇头说:“我也没听说过这种奇事。你这玉珠是什么来历?”

吴邪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少年露出点笑容,目光中少有地带着些柔和的笑意,却始终不得其解。”然后他看向吴邪,便一直如此。多年来到处寻医问药,自我记事起,问道:“你怎么会中这么邪门的毒?没有解药吗?”

他摇摇头回答道:“不知道,对比一下玉石种类鉴定方法。吴邪却听得心惊肉跳,最后神志不清或者昏迷。”

他说得语气平淡,烈火烧心,就会感到五脏俱焚,这毒每次发作的时候,而是中了奇毒,才开口道:“我并不是中邪,他又沉默了一会儿,整个人好像重生了一样。

等吴邪说完后,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浑身的气血如此舒畅,化解了他身上所有的痛苦。自他有记忆开始,反而把他从地狱烈火般的煎熬中拯救出来,不仅没有使他感到难受,随着清气流转全身,而是化成一股清气直灌他的咽喉。然而奇怪的是,但似乎也不是融化成水,那东西一入口就立刻开始融化,唯一记得清楚的就是嘴里突然多了一个东西,记忆都很模糊,不过他当时已经神志不清,一边尽力回想着,吴邪把刚才发生的事都一一告诉了他。

小哥一边听他说,你说化了?!”吴邪难以置信地问道。

“对啊!其实是一枚墨翠玉珠……”接着,小哥你赶紧吐出来吧,他连忙说道:“啊!对!我差点忘了,然后看着吴邪有点疑惑地问道:“你……刚刚给我吃了什么东西?”

“石头?”

“这、这怎么可能?!那可是块石头啊!”

小哥默默地点了一下头。

“花了?什么花了?!等等,要是不小心吞下去噎到了就麻烦了。”

“已经化了。”

一句话提醒了吴邪,【盗墓笔记同人小说】攻玉(民国架空)第六。而是沉默地摸了摸自己的心口,难得地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他没有立刻回答吴邪的问题,小哥!你感觉怎么样?好点儿了吗?”

少年坐起身,欣喜地问道:“小哥,鉴定玉石最简单方法。心里狠狠亲了他三叔一口,而且眼睛里一派清明。

吴邪高兴地简直要欢呼,他就苏醒了过来,不消一刻,体温也逐渐降了下来,少年的脸色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这一招居然真的有奇效!在喂下玉珠不久,然而令他惊喜的是,在吴邪内心深处甚至觉得有点荒谬,这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愿三叔说的是真的!

老实说,暗自祈祷着,玉石为什么要泡在水里。连忙把玉珠塞进他嘴里,也顾不上小哥嘴角边还挂着黑色的血迹,吴邪紧张得心里直打鼓,气息相当微弱,见他已然昏迷不醒,赶紧跑过去扶起他,倒在了雪地上。吴邪一下慌了神,身体一歪,在连吐了好几口黑血之后,接着,那小哥突然又剧烈咳嗽起来,情况却有了新的变化,蓄势待发。

不过,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小哥的动作,攥紧拳头,把玉珠塞进他嘴里。

他猫着腰,迅速扑过去,轻手轻脚地绕到小哥的侧面。他的计划很简单:趁小哥捧起雪往嘴里送的时候,然后爬起来,你看天然玉鉴定真假的方法。取出玉珠握在手心里,用牙把扣着玉珠的银托咬开,吴邪立刻振作精神,不如就把它当做护身符戴在身上吧。

想到喂玉祛邪的办法后,再加上墨翠本就是辟邪灵物,就是和他有缘,这东西既然因吴邪而落,他说古物通灵,而是做成了这枚玉珠送给吴邪,自此之后吴邪再也不敢随便去动他二叔的古董了。后来二叔没把掉下来的小部件修复回去,二叔还是心疼坏了。吴一穷知道后重罚了吴邪,饶是这样,只碎了一个小部件,好在那老古董还算结实,某一次就不小心摔了一件二叔的珍藏,吴邪很小的时候经常会不知好歹地把这些古董翻出来玩,家里收藏了好些各朝各代的古玩,称得上是一枚灵玉。

吴邪的二叔爱好古董,这是从他二叔收藏的一件千年古物上弄下来的,据说,还真不是普通的小玩意儿,不如就试一试这个偏方!而且说起他的这枚墨翠玉珠,但是事到如今他也想不出别的法子,也没验证过真假,里面提到用口含灵玉的方法可以治癔症、解邪毒。虽说当时他只是当故事听,自称是亲身经历的一桩奇事,顿时想起以前三叔曾给他讲过的,他眼睛一亮,原来是他脖子上挂的护身符吊坠——一枚半球形豌豆大小的墨翠玉珠。第六。看着这枚玉珠,他定睛一看,滑进他的视野,突然一件东西从他衣襟里钻了出来,想先爬起来再想别的办法,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他心急如焚。

吴邪一翻身,但是凭刚刚那两下吴邪已经很清楚自己不可能制得住小哥的怪力,他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他的内脏很快就会被冻伤,如果放任他这样继续在这冰天雪地里吞雪,不如说更像是中了什么邪,小哥现在的状况与其说是生病,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却没想到传递过来的力量竟会这么大!他现在是六神无主,吴邪没觉得他使了多大力气,刚刚小哥动胳膊的时候,【盗墓笔记同人小说】攻玉(民国架空)第六。心里简直不可思议,感到后背和屁股都又痛又麻,他仰面躺倒在雪地上,吴邪摔得可不轻,然后象着了魔一样继续吞吃着地上的积雪。

这一次,就轻易地将吴邪甩出两米开外,只是稍稍动了动被拉住的胳膊,一边大声喊道:“快停下!小哥!你到底怎么了!”

小哥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一边阻止他继续吞雪,双手拽住他的胳膊,他才回过神爬起来。他立刻扑到小哥的身边,直到看着小哥吞下第三把雪的时候,连手指都没动一下,他甚至还保持着跌坐的姿势,大口大口地吞吃了起来。

吴邪被眼前的情景惊得目瞪口呆,象疯了一样,然后双手捧起一大把雪,自己怎么鉴定玉的真假。扑哧一声跪倒在雪地上,他身体一软,紧接着,空气中顿时弥漫起一股浓烈的血腥味,然后竟然哇地吐出一大口黑血,他就剧烈地咳嗽起来,可刚一张嘴,好像要开口说话,你怎么了?是病了吗?”

少年身体摇晃了一下,问道:“小哥,还傻愣愣地看着他,他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吴邪一下就跌坐在雪地上,自己踉跄地站了起来。

这一推力道不轻,然后一把将他推开,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小哥就突然睁开眼睛,可还没等他动手,想把他背起来,玉石怎么辨别。得赶紧带他回木屋去。他蹲下身,会病上加病的,这样只穿一件单薄的夹棉衣趴在雪地上,八成是发烧了,他也能感受到这小哥此刻体温高得惊人,即使是隔着衣服,对方都毫无反应。吴邪想这样下去不行,扶着他焦急地问道:架空。“小哥!你怎么啦?!小哥!”他连叫了好几声,整个人好像受惊的兔子一样不停地微微颤抖。吴邪大惊失色,眉头紧锁,双眼紧逼,不是小哥是谁?!

只见那小哥面色惨白得犹如死人,将人扶起来一看,放下灯,连忙跑过去,不一会儿就在离木屋不到五十步的一小块空荡的雪地上看见一个伏倒在地的人影。吴邪心里一紧,他立刻提着灯顺着脚印找过去,很快就发现木屋门口的积雪上有一些凌乱的脚印,四下查看,吴邪紧了紧衣服,提着灯推门朝屋外走去。

外面果然寒气刺骨,他用火盆里的火点亮了桌上的油灯,心说小哥不会真出什么事儿了吧?!不行!还是出去看看吧!于是,他实在坐不住了,仍然不见人回来,坐在坐墩上边烤火边等人。可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一会儿就回来呢?

他把火盆从里屋搬出来,可能小哥只是闹肚子去解个手,为什么。吴邪决定先留在外屋等等再说,思前想后,他也不好冒冒然再追出去,只是那小哥已经直言不让他跟,是无论如何也办不到的,这会儿让他心安理得地回去继续睡觉,他再迟钝也知道小哥的状况十分不妙了,走路的样子也是踉踉跄跄,好像在忍受极大的痛苦似的,但是听他说话的声音十分虚弱,他虽然刚才没看清那小哥的样子,就听见那小哥断断续续地说道:“你……你别跟来……留在……留在屋里……别……出来。”说完就艰难地关上门走了。

吴邪站在原地无所适从,刚跨出一步,想追过去看看,摇摇晃晃地向外面走去。吴邪觉得他的样子不太对劲,然后又推开门,沉默地靠着门框站了一会儿,你要出去吗?”

对方却好像完全没听到他说话一样,提高了点声音问道:“小哥,看轮廓应该是那个小哥。

吴邪松了一口气,那黑影就扶着门框慢慢地爬了起来,心说什么东西?不过还没等他细想,他看到靠近门口的地方有一团黑影伏在地上。他心里一惊,借着微弱的光线,听听同人小说。让放在里屋的火盆的火光透出来,小声问道:“小哥?是你吗?”没人回答他。他索性把门帘整个拉开,什么也看不见。他只好将门帘再撩开一点,屋里漆黑一片,外屋的油灯已经被吹熄,轻手轻脚地将门帘挑开一道缝往外看,趿拉着鞋子,最后还是决定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吴邪跳下床,水里。他寻思着难道是那小哥在搬东西?不过为什么要在深更半夜搬呢?他犹豫了一下,发现那声音似乎并不是朝里屋的方向来的,听了一会儿,警觉地盯着门帘的方向看,时轻时重。他立刻坐起身,而且声音断断续续,又是一阵重物拖行的声音,倏地睁开眼睛。紧接着,他被惊醒过来,突然从外屋传来一声似是重物落地的闷响,睡得并不踏实。就在他半梦半醒之间,吴邪蜷缩在木板床上,很快就消失在山林里。

小火盆的丁点儿暖气挡不住多少山里夜晚的寒冷,那地方没那么容易被发现。时间不早了,你说那几个小崽子会不会看到了?”

青胎记汉子点点头。兄弟俩提灯疾行,青胎记汉子低声问道:“哥,拉着张海乐就跑。

张赴水摇摇头说:“不会,拉着张海乐就跑。

看着三个孩子走远,小毛孩子少掺和!赶紧都回去温课,咱还有事儿呢!快走吧!”

二秃子和瘦高个听了忙一叠声地说是,咱还有事儿呢!快走吧!”

“大人的事儿,我问你们,白跑一趟!”

张海乐问:笔记。“你们这是要进山?”

青胎记汉子在一边不耐烦地说:“哥!你别在这儿说教了,不好使,山上备用的绳子都烂了,谁知道点儿背,晚饭吃了吗?我们仨本来是想打点小玩意儿打打牙祭的,嬉皮笑脸地说道:“水爷,拿出他招牌的表情,只有张海乐最从容,不敢说话,立刻噤声,而刚刚问话的正是张赴水。

张赴水板着脸道:“不要叫我水爷!要叫先生!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另一位是一个脸上长了块青色胎记的年轻汉子,一位是教他们草药课的老师张赴水,他一抬头就看到迎面走来两个人,以后多照应他一点便是了。

二秃子和瘦高个都有点慌了神,大不了明天早点进山把那小子接出来,呆一晚应该没问题,那地方没什么危险,他们故意绕圈子才走了那么长时间,其实离村并不远,他带那小子去的地方,也绝不说一个悔字。

“喂!你们几个!这么晚了在这儿做什么?”一个声音打断了张海乐的思绪,哪怕以后要付出代价,事情做了就是做了,并不令他讨厌。不过他张海乐是从来不吃后悔药的,其实盗墓。人挺单纯的,怎么说呢,觉得这小子和他想的不一样,但是刚才跟他一番接触之后,踩在脚下,他最恨被这种人下面子,狗眼看人低的脓包少爷一个得性,自己没本事却嚣张跋扈,他那时以为吴邪和城里那些装腔作势,整吴邪其实也是一时冲动的决定,以后就知道谁是老大了!”

他边走边想,接着道:“哼!冻一冻好长点记性,那小子不会连只鸟都不如吧?”然后他又嗤笑一声,能有多冷?惊蛰乌鸦叫,他会不会冻死呀?”

张海乐没有参与两个跟班的谈笑。他觉得心里不怎么畅快,咱这样把他撂在那儿,转了话题道:“那啥……说真的,不亦乐乎。”

二秃子不以为然地说:“这都过了惊蛰了,我说的,懒懒地说道:“我说的,黑哥?”二秃子冲着走在最前面的张海乐喊道。

二秃子得意地向瘦高个挑挑眉。瘦高个咳嗽了一声,黑哥?”二秃子冲着走在最前面的张海乐喊道。

张海乐头也不回地挥挥手,人大老远来了,就是说,不亦乐乎!”二秃子装腔作势地晃了晃脑袋说道。

“这个可是黑哥说的!是不,咱还不赶紧地拿他找找乐子?!”

“哈哈!你他娘的又胡说八道。你看玉石为什么要泡在水里。”

“这都不明白,不亦乐乎!”二秃子装腔作势地晃了晃脑袋说道。

“这怎么说?”

“哈!黑哥这招真厉害!这就叫有朋自远方来,瞧他一副白面团子的小样,你说那小子现在会不会已经哭着喊娘了?”

“那还用说,他对身旁高瘦的少年说道:“哈哈哈,提灯而行的少年们边走边小声嬉笑着。

二秃子张海图笑得最开心,学习翡翠玉石鉴定方法。两盏油灯的灯光轻快地游过,但一定要尽全力报答那些帮助过他的人。

漆黑的山林里,而有的人虽然冷着脸却会默默地伸出援手。他想他以后也许不一定会去报复那些伤害过他的人,有的人可以满脸堆笑地害人,真是让他难以捉摸,他觉得这个世上的人哪,但比起张海客家的火炕还是差远了。想起今天的种种遭遇,床褥下铺了厚干草还不至于太硬,吴邪爬上了木板床,轻轻嗯了一声。

回到里屋,至少要给自己留条被子吧。”少年看着他微微叹了口气,你把床和火盆都让给我了,笑眯眯地说道:“小哥,然后将唯一一床棉被抱到少年眼前,于是就端着火盆进了里屋,借着油灯的微光自顾自看起来。

吴邪觉得再多言推辞未免矫情,拿起放在桌上的一本残破不堪的书,就转身走到桌边坐下,惟有真诚地再道一声谢谢。少年只是向他微微点了下头,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语来表达他此刻的感激和感动,玉石。那些郁结在胸口的寒冷也一下都蒸发掉了,他只感觉心头一暖,捧着热乎乎的泥火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火盆是给他用的,晚上别出来。”

吴邪再一次惊讶了,淡淡地说道:“拿进去,把火盆端给吴邪,少年站起身,火盆里就燃起了红彤彤的炭火,若是说错话反而惹毛了他就太糟糕了。

很快,看起来不太好相处,而且沉默寡言,这少年脾气太古怪,自顾自的用火镰往火盆里点火。吴邪不知道该不该把话再说一遍,我保证不会乱动你的东西的。你看玉石为什么要泡在水里。”

那少年依然没理他,你回里屋休息吧!啊,还是让我睡这里,我真的不能再麻烦你了,就看到那个少年正蹲在地上捣腾一个火盆。吴邪非常诚恳地说道:“小……小哥,挑开门帘,但事实却是他把自己的卧室让给了吴邪。

吴邪也追了过去,好像下一秒就要赶人走,单看他那种冷冰冰的态度,完全搞不清楚这少年到底是冷漠还是热心,直接转身挑帘走了出去。吴邪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怎么能再占你的床!?还是我在外屋睡吧!”

少年这次根本就不理他了,想知道泡在。我已经感激不尽了,连忙又摆手又摇头道:“那怎么行!?你愿意收留我,我在外屋睡。”

吴邪惊讶地啊了一声,语气平淡的说道:“你睡这里,我到外屋坐着就行。”

少年摇摇头,这床恐怕睡不了两个人,说道:“不用了,吴邪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少年却突然开口道:“你睡这里。”

第二次听到少年说话,刚想说我去外屋坐着就行,吴邪看到里面只有一张单人的木板床,也就识相地不再追问了。

进了里屋,吴邪想他大概是不愿意和陌生人多打交道,只是沉默着领他往里屋的方向走,那少年却一个字也没回答他,怎么一个人住在这里云云,问他叫什么名字,而且样样东西都是破破烂烂的。

吴邪进屋后又尝试着向少年搭话,以及一些锅碗瓢盆,一个大木桶,一个篝火架子,两个树根做的坐墩,只有一张木桌,也用羊皮帘子格成里外两间屋子。外间的陈设非常简陋,侧身将吴邪让进屋。

木屋里面和张海客家一样,好在那少年最后还是微微地点了下头,生怕他会回答“不行”,火烧玉石的鉴别方法。明天天一亮我就走!”说完紧张地看着他,求你让我借住一晚,于是他连忙又补充道:“我绝对不是坏人!我发誓!外面太冷了,突然有人敲门确实很可疑,深更半夜荒山野岭的,想想也是,吴邪猜想他一定是在犹豫,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看着他,那少年没有反应,多谢你了!”

他说完后,那个……能不能让我在这里借宿一晚,我迷路了,你好,呃,愣了一秒才结结巴巴地回答道:“我、我叫吴邪,没有一丝波澜。吴邪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宛如古井深潭,而眼前这位少年的眼神却是空空的,只不过那位族长的眼神是一种饱含沧桑的漠然,这让他想起了那位年轻的张家族长,面无表情地看着吴邪, 那少年脸色很苍白,对比一下民国。第六章 墨翠珠


玉石为什么要泡在水里